张信哲:不会演所以不上真人秀

 

他是歌迷口中的“阿哲”,大众眼中的“情歌王子”,用声音温暖了许多人的情路。接受采访的他看上去年轻温雅,一如昨日。

 

年少成名,张信哲的演艺之路说是顺风顺水也不为过。校园歌唱大赛中,他以一首《Understanding Heart》震惊了评委,被推荐给滚石唱片签约,仅出道一年,便推出了三张专辑。李宗盛对他青睐有加,亲自操刀《爱如潮水》等多首歌曲。

 

他声线清亮,尽管一度被质疑是“女声”,依然坚持自己的唱法;《过火》《别怕我伤心》《宽容》《难以抗拒你的容颜》,他的知名作数不胜数。从签约滚石到成立音乐工作室潮水音乐,他越来越成熟,曲风也几经突破,唯一不变的,是对音乐道路的坚持和热忱。二零一四年七月的北京演唱会,没有花哨的服饰,没有太多的嘉宾,在开场四十分钟后,他才开口说了第一句话。正如他所说的那样,音乐才是我和歌迷交流的方式。

 

出道二十余载,上百场演唱会,“从开始到现在”,他把“最好的时光”都交给了音乐。情歌王子温暖人心的歌声,从未停止。

 

从开始到现在,仍期待唱片业荣景


    大公娱乐:这次的新专辑有什么特点?

     

    张信哲:这张专辑是今年底即将发行的一个大碟。整个专辑大家可能已经在线上听到几首歌了,这也是我第一次尝试这么不同的发行模式,线上先让大家一首一首地听到。刚刚12月份大家听到的新歌叫做《还爱还爱》,是整个大碟的主题,也是我这次演唱会“还爱?光年”的主题。这个歌是我们整张专辑的破题歌曲。另外,吸引大家的耳朵跟眼球的两首歌都和影剧有关,一个是《来自星星的你》的中文版的主題曲《爱你的宿命》,另外一个是《古剑奇谭》的插曲《爱你没错》。我们希望激起大家的好奇,透过两部热播剧把这两首歌推荐给大家。《还爱还爱》是一个新尝试,这次的音乐主题我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像之前的商业的情歌式的这样子的东西,另外一部分,就是我希望跟大家分享的新作品。我希望它们更有文学性,具备更多新元素。所以这一次,我找了一位很喜欢的诗人,李格弟小姐合作。

     

    大公娱乐:歌词是李小姐的诗歌吗?

     

    张信哲:对。她之前写了很多大家熟悉的歌词,比如说《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但她很特殊,写词不填曲。所以这是我做音乐的新模式。我先跟她讨论,然后她把诗写出,我们再找合适的人来负责曲的部分。这次的《还爱还爱》的创作过程很开心,我跟一个年轻的新音乐团体来合作,叫火星电台,他们是一个很年轻的一个比较另类的音乐团体,所以这一次的歌曲,从词到音乐,再到整个成品,我想会给大家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全新的感受。

     

    大公娱乐:听说为了发行这个专辑,您拍卖珍藏许久的藏品,这背后有什么故事吗?

     

    张信哲:对,我要自己筹备资金,先把音乐做好之后才跟发行公司谈发行,才可以收到钱。在做每一张专辑之前,我都必须先投资一部分资金。不管是像我这样的个体户也好,或者是说在唱片公司的这些艺人也好,在现在不景气的状况之下,必须要花很多时间去各个地方找投资。各种渠道中,最快的方式就是干脆把东西卖一卖,这样筹钱最快了。

     

    大公娱乐:您也说了,市场并不是那么景气,在这种大环境下,您为什么还坚持发唱片?

     

    张信哲:有几个原因。对于一个歌手来说,音乐是他一个生命的作品,我一直希望我能够不断地一去创作出更多新的东西。其实,我现在在做这些新作品的时候,比较不会太在乎所谓的市场,以及它能不能有很高的回收。

     

    大公娱乐:就是说,您付出这么多,发行量并不是重点?

     

    张信哲:现在是一个收听音乐的媒介转换的一个时期。以往我们从卡带转换成CD这些,这个过程没有像现在这么大的一个转变,所以我们感受度不是这么大。现在从实体到线上的收听,真的评估下来,对于音乐的需求量并没有减少,只是收费的机制还没有成型。我们不能因为收费机制没有完全成熟,就停止做音乐。我觉得,我们应该一路做音乐,一路来渡过这个阶段。所以我现在也是期待着,将来收费机制有一个完整规定的时候,一个规则的时候,我们又可以回到以前的所谓唱片的荣景的状态。我还是抱着这个期望。

全心全意做音乐是自己最好的时光


    大公娱乐:您如今花费很大心思去做新专辑,未来规划的重心还在专辑上吗?

    

    张信哲:说实在的,我没有那么长期的规划,因为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尤其在这一行。但是,只要我还有一些能力,整个形势的状况允许,我还是会继续做音乐。因为,其实在乐坛这么久了,音乐的经济效益对我来说并不是那么重要了,我更看重自己的作品。因为我觉得,人生到现在的阶段,从年轻到现在一路上都在打拼,都在努力。但是,现在到了一定的位置,生活也有了一定的保障的时候,我追求的倒不是这些外在的名利上面的东西,反而是能够开心地快乐地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音乐正好是我喜欢的工作,所以只要条件允许,我还是会继续做音乐。

    

    大公娱乐:您现在也开始尝试排舞蹈剧等等,希望通过这些传达什么样的理念给粉丝?

    

    张信哲:刚才我说过,在这个阶段,我感受到了什么,我学到了什么我体验到了什么,我想说什么,都希望通过音乐来跟大家沟通。而舞蹈剧这些,我觉得就是让我的音乐有更多的方式跟更多的不同的地方让大家听到。对于我来说这些都是生活中我很想涉猎,很有兴趣去涉猎的地方。然后,现在终于有一些结果可以跟大家分享。比如说以收藏来说,其实收藏是我从小开始培养的一个兴趣。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慢慢地从捡破烂开始,到现在变成一个比较成熟的收藏家的角色,我终于可以跟大家分享这部分了。所以,我觉得自己慢慢地在累积生命的过程跟成果。在每个成熟的阶段,不管是透过音乐也好,或者透过其他的管道也好,跟大家分享。

    

    大公娱乐:您理想的音乐王国是什么样的?

    

    张信哲:最理想的状态就是不需要做这么多的所谓的宣传,行程,而能够全心地去投入自己喜欢的音乐工作。这是我最理想的一个状态。但是没有办法,它毕竟是一个工作。不管你再爱,总会有几个部分是你自己不习惯,或者是你永远没有办法爱上的。

拒绝绯闻八卦,作品是唯一的信仰


    大公娱乐:您属于没有绯闻,没有八卦,特别神秘的那一类。为什么这么低调?

    

    张信哲:有几个原因,第一个就是说,我觉得我的生活必须有一定的空间给自己,我不是那种可以把自己完全曝露在大众面前的人。我需要比较私密的空间去体会人生。在没有发片的时间,我会去世界各个地方,然后让自己比较接地气地去感受到真正的生活层面是什么。透过跟不同人的接触,去吸收更多的能量,然后我才能够有东西在做专辑的时候跟大家分享。不然,每次做完一张专辑,我会有内在被掏空的感觉,不晓得接下来要跟大家分享什么了。所以我觉得一个自由的空间去感受人生,去体会生活很重要。第二,我希望大家看到的应该是我的作品本身,而不是我这个人的生活八卦。因为,其实你们想知道的所有东西,我都放在音乐里。

    

    大公娱乐:歌迷可以透过音乐了解您?

    

    张信哲:对,如果你们真正想了解我的话,其实听每一张专辑,应该可以听出来,或者说感受到。我这段期间的生活态度,对于很多事情的看法,还有对于感情我想表达的东西,其实都在这个上面。没有必要用我自己私人的生活来赘述这一切,后者会让大家转移焦点,把焦点放在不对的东西上。

    

    大公娱乐:关于您曝光的限度和原则,有什么来源吗?

    

    张信哲:我觉得来源于作品本身,就是说所有事情都是以作品第一。这些作品都是由我而生的,他们就跟我的小孩一样,也是我生活的记录。我常常说我的生活就是我的日记。其实我不写日记,作品是我的日记,是我的生命、工作跟生活所有的重点。所以,我的“度”在这里。至于所谓的平常现实的私生活的部分,我觉得还是要给自己一个属于个人的空间。这需要有一个拿捏的,常常会有很多的经纪人或者唱片公司跟我讨论。但我的态度是,如果要透过这些手段的话,那我宁可保持这样子的一个状态。

    

    大公娱乐:您是否关注《我是歌手》《中国好声音》这一些选秀类综艺节目,有考虑过参加吗?

    

    张信哲:没有,我一直都没有考虑过。不过,他们再三地来找我,几乎每一季都有看到消息说,他们把我当作首选,在这边,我要先跟这些制作单位说声抱歉。因为有好几位导演,他们真的是非常非常的用心,他们甚至到我的演唱会现场,甚至飞台湾来邀请我。

    

    大公娱乐:拒绝的原因是什么?

    

    张信哲:几个原因我为什么不参加这样的节目:第一个就是说,我觉得这样的节目其实要互相帮衬的,而我帮衬不了这些节目。为什么?因为我的个性并不是那么放得开的人。我需要私人的空间,但实景秀这样的节目,真的就是把你完全地摊在大家的面前,甚至是要配合某一些情节的互动跟表演的。这个部分我没有办法很好掌握,没有办法帮这个节目加分。在这样的状况下,我也没有办法好好地唱歌,双方面都没有顾到。所以我觉得,那我还不如好好努力一点,在每一次的演唱会的现场让大家听到我的声音。虽然只有到现场来的几万人,不像电视媒体可以全国看到。但是我宁可一站一站地跟这些人做现场互动。我觉得这个才是我自己喜欢的,我可以做好的。

回忆往昔,年少成名是把双刃剑


    大公娱乐:走过这么多的历程,您觉得您最骄傲的事情是什么?

        

    张信哲:我很容幸,可以跟当代的这些最棒的,最有才华的人一起工作。这个对我来说,是最棒的事。当这些优秀的人都在我旁边的时候,我就被拱上一定的高度。这个是我最珍惜的部分。

        

    大公娱乐:那您有没有最遗憾的事情呢?

        

    张信哲:遗憾当然会有。你走上演艺圈这样的一个道路,变成一个公众人物。公众人物相对地会活在镁光灯,大家的注目之下,那相对得会少了一些自我的时间。回想年轻的时候,并不是说年少轻狂那一段时间有什么遗憾。但是,如果硬要讲一个什么遗憾,就是我太早成名了,所以我没有那种所谓的,年少犯错这样子的一个经验。现在回想起来它也许是好的,也许是庆幸的。但是相对的也少了那么一点的刺激。所以,其实,这是一个两面的部分。当然我可以从我的工作上面,我可以跟很多很棒的人接触,一样可以学到很多人生的经历。但是有的时候你会觉得,如果那个时候我不是一个大家都认识的人,可能可以有更多的空间或者更多的自由去做一些事,容许自己犯更多的错,也许我学到的东西可能不止这样。

幕后人员

监 制

杨爱博

采 访

匡心语

撰 稿

姜辛逸

编 导

田 田

摄 像

秦广远

剪 辑

冯 昊

文 案

董洋洋

脚 本

罗伊宁

实 录

许 楠

菲律宾申博太阳岛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管理网登入 菲律宾申博现金网登入 申博官网代理登入 菲律宾申博在线注册 申博138怎么登入不了
77msc申博登入 申博138注册登入 菲律宾申博在线现金充值 申博在线现金充值登入 申博官方正网登入 申博在线网站登入
www.g22.com 菲律宾太城申博 菲律宾娱乐在线官方网 菲律宾欧博娱乐网站 申博会员怎么登入 申博在线正网开户登入
www.11nsb.com 申博免费开户官网登入 菲律宾申博代理开户合作 太阳城申请提款登入 菲律宾申博在线游戏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下载登入
百度